魔道改梗

Ooc不要在意

“金子轩!!!”
“那是金光瑶!”
“金子轩!!!!”
“那是金光瑶!请你出去,你个假粉丝!”
“咳咳,大家好,我是金凌。”

吃醋

太可爱了这个阿凌

韭菜肉饼子:

@琐欢 点的金凌
•小学生文笔,严重欧欧西,不喜勿喷
•祝看得愉快

金凌

你同金凌吵架了。

是因为一些学术争端。金凌觉得修灵气结金丹才是正道,而你认为可以修灵气为主,怨气为辅。“你整日里都在想什么,我舅舅说了,那些歪门邪道的东西不要学!”少年清秀好看的眉头紧锁着,眉间一点朱砂让他看上去更加高傲。

“我又没说我一定会去学,再说了,适当使用有什么不好?”你驳回他。

“哼,你真当自己是仙门天才什么都能做到了?就你这蠢样,别笑死人了!”金凌抱着胸,不屑道。

“你才蠢!天才算不上,单独出去夜猎还是可以的!”你生气了,意思很明显,你晚上不同他夜猎了。

他头往侧一撇,语气...

吃醋

给太太打尻!!!!

韭菜肉饼子:

•金光瑶单人篇
•严重欧欧西,小学生文笔,不喜勿喷
•祝看得愉快

金光瑶

金麟台这会的金星雪浪开的正繁茂。

夜,你挑着灯,站在金星雪浪中看着那朵朵胜似你夫君衣袍上的花。你的夫君,是敛芳尊金光瑶。自嫁入金家,他对你的种种体贴处处关怀无不让其他家夫人羡慕。他也总是笑着对你,说话也是温和极了,当然对别人也是如此,你甚至有些怀疑他是不是不喜欢你,你似是从未见到过他脸上的表情有过任何的变化。

想得正投入,肩上被人披上了衣袍,那带着笑意又悦耳的声音从耳旁穿来:“夜晚风大,夫人穿得如此轻薄,生病了怎办?明日就要举行清谈会了,我们早些回去吧。”

你回头,入眼的便是那点高贵的朱砂,...

占tag抱歉

亲爱的们!我肥来啦!!!明天开始更文www可以把我之前的看看哦

【魔道祖师乙女向】《洋洋,我来给你洗澡嘿嘿嘿(ಡωಡ)》

155555551

青莳:

『薛洋』🍵
想帮他洗澡完全是心血来潮。

你提出来的时候他也只是含着一只芝麻汤圆愣了愣,而后弯出一个甜丝丝的笑。
“好啊。”

一点难为情都没有。
想来也是。
论脸皮厚你向来玩不过你家混世小魔王。
比如现在——
  


   
  
你从屏风后绕出来,看见刚刚明明嚎了一句“媳妇儿,我衣服脱完啦已经坐到盆里了”的熊孩子,此刻正好好站在浴盆边,一...

【魔道乙女】小幸运part2

金凌这个终于在一起啦w

_橘昼:


舅舅和外甥系列


原来
你是我后知后觉,
却一直守在原地的
小幸运。


江澄
你作为江厌离的好闺蜜,在莲花坞和自家往返都是日常。
一来二去的,你就和江厌离的两个弟弟熟了起来。
尤其是江澄。
厌离一直把你当妹妹看,你自己便也觉得和江澄他们是同辈的,玩闹起来也是不相上下。
你会和他们一起去摘莲蓬,打山鸡……你在莲花坞的那几天,满山遍野都会洒满你们的笑声。
江澄总是会在你乱着头发,兴奋地抓着山鸡的时候,鄙夷地瞥你一眼:
“就你这样,看谁以后敢娶你!”
“切”你用脏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“爱谁娶谁娶!要不然…我跟你凑合凑合呗!反正我看你也娶不到老婆!”
江澄气急败坏地红...

关于一个暗堕本丸被净化的故事(五)

注意:

没有文笔,瞎写

乙女向,婶婶有名字

ooc到兼可能想抡起国广砸我

要是觉得还行能凑合看就给我评论吧,我写下去

欢迎提意见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等到手入全部结束已经是天黑了。该吃晚饭了。清玖伸了伸懒腰,想着烛台切暗堕之后厨技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呢?

清玖嘱咐烛台切光忠饭做好后送到自己的部屋来,自己就不去大广间陪同大家吃饭了。不过送饭来的是大和守安定,他毕恭毕敬的将托盘放在审神者工作桌前的小矮桌上,然后坐在了审神者的对面。

清玖看了一眼放在自己面前的猪软骨拉面,面飘出了异常的香味,清玖又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神色异常的大和守安定。拿起的筷子又轻轻放下,...

关于一个暗堕本丸被净化的故事(四)

注意:

没有文笔,瞎写

乙女向,婶婶有名字

ooc到兼可能想抡起国广砸我

要是觉得还行能凑合看就给我评论吧,我写下去

欢迎提意见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清玖轻轻抚了抚一期一振的本体,心里暗暗惋惜,曾经富有光泽的刀面甚至都出现了磨损,曾经意气风发的付丧神如今也布满伤痕,望向她的眼神也变得空洞。她也暗暗下定决心,要让这些刀、这些付丧神都回去,回到过去充满光泽、充满生机的生活。

清玖像是自言自语地低语了一句:“我是......审神者啊,当然要帮你手入。”

一期一振不似察觉的冷笑了一下。倒是之前一直坐在墙角静观事变的药研听到这句话抬起了头,他推了推眼镜:“那么...

关于一个暗堕本丸被净化的故事(三)

注意:

没有文笔,瞎写

乙女向,婶婶有名字

ooc到兼可能想抡起国广砸我

要是觉得还行能凑合看就给我评论吧,我写下去

欢迎提意见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“那就麻烦退为我带路了。”在去手入室的路上,清玖努力回忆之前放在竹篓的出阵记录,自从上一任审神者卸任之后再无出阵记录,所以他们是怎么受伤的?手合?不太可能的吧?

——“阿路基大人......就......就是这里了,请...小心。”退说完就跑开了。

清玖想了想,还是伸手拉开了手入室的门,浓浓地暗堕气息扑面而来,一期一振缩在角落里,她看不到他的表情,药研坐在他旁边为他包扎,但是本体是刀...

我没脑洞了……让我偷懒一天

1 / 2

© kane-san | Powered by LOFTER